全體船員站在甲板上面對著西方

他們不是在觀賞夕陽

而是看似被夕陽吞食般海平面上的一個黑影

那是艘船的剪影

 

不知是因為刺眼的光紅夕陽還是海風中的鹽份

每位船員的眼中都泛著淚光

在朦朧中遠方的船看不出是在駛離還是駛近

但凝重的氣氛讓甲板隨波伸展的呼吸聲更明顯

白吃船長想到,多年同甘共苦的戰友.....

如今已在那遠方的剪影中...

視線變得更加朦朧.....

 

白目大副是性情中人....

這時終於忍不住,對著船長大聲說道:

船長~!為什麼你當時要逼鸚鵡阿古出那麼危險的任務??

 

白吃船長沒有回答......

只是更努力的凝視著夕陽的方向

 

 

 

 


 

10天前的水平線

 


 

 

 

話說....

 

在7-11島大採購的時候,有某個(或某群...)白吃忘了把船下錨

船漂走了

為了讓船員們能回到船上,於是鸚鵡阿古背了一條繩子想把船拉回來....

 

三公里的距離

對一隻鳥來說根本不算什麼

 

 

 

 


 

8天前的水平線

 


 

 

三公里的距離對一隻鳥來說沒什麼...

對一隻必需拖著一艘船的鳥來說就有點給他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不過沒問題的

像鸚鵡阿古這種硬漢

這種小事根本難不倒牠~!!!

船員們心裡這麼想....

怎麼說牠也活著和他們相處了那麼久.......

相較之下拖個船而以.....根本沒什麼難度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6天前的水平線

 


 

 

偉大航道的海流果然變化莫測.....

就算鸚鵡阿古努力了4天了

船......好像還是沒有移動的樣子.....

 

還好在7-11島上有吃有喝

大家也不會覺得無聊

每天都會有船會送到島上補貨

每天都有新的吉力果日報可以看

船長可以練習如何閃躲莎莉的大亨堡光速炮

莎莉也可以不停的進到店裡補充彈藥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四天前的水平線

 


 

白目大副看著三公里外的一鳥一船

對白吃船長說: 船長....我有點想回家了耶....怎麼說我都是個認馬桶的人....

沒有自家的馬桶大便我就大不出來耶=  =

 

白吃船長說: 嗯.....我也是....但阿古還沒把船拖回來啊.....都6天了....

我覺得再不大便我可能也會撐不住....

 

白目大副說: 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吧....

白吃船長:也是吼~!

白目大副:船長~!我們可以用大吸鐵把船吸過來啊~!!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那還不快去準備大吸鐵~!!

白目大副: 是的船長~!

忽然兩人感到一道殺氣

白吃船長一轉身,以空手奪白刃的方式接住了一個大亨堡

(看來他這6天6夜的練習沒有白癈....)

熱狗上寫了幾行字: 你們是白吃啊....船是木造的....吸個屁啊~!!!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謝啦莎莉~!!

白目大副: 船長~!不然我們可以請每天來島上補貨的船幫我們把船拖過來啊~!!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快去和7-11的店員說~!

忽然兩人感到一道殺氣

白吃船長一轉身,以空手奪白刃的方式接住了一個大亨堡

(看來他這6天6夜的練習沒有白 癈....)

熱狗上寫了幾行字: 你們是白吃啊....這麼白吃的事怎麼可以請別人幫忙~!!自己的屁股自己擦~!!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謝啦莎莉~!!

白目大副: 船長~!不然我們叫黑武士用原力把船移過來好不好?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快去叫黑武士來~!!

忽然兩人感到一道殺氣

白吃船長一轉身,以空手奪白刃的方式接住了一個大亨堡

(看來他這6天6夜的練習沒有白 癈....)

熱狗上寫了幾行字: 你們是白吃啊....如果黑武士能移得動船的話他之前就移了啊~!!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謝啦莎莉~!

白目大副: 船長~!.....那現在怎麼辦???

白吃船長: 也是吼~!怎麼辦~!!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兩人正在苦腦時臭頭小吳大叫著跑過來說:

船長船長~!!!我們的船回來了~!!!

白吃船長: 什麼~!!!!怎麼那麼突然~!!!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耶~!!

白目大副: 船是怎麼回來的??

白吃船長: 當然是阿古拖回來的啊~!!!

 

 

這時黑......黑武士說: 呼...不是....

 

白吃船長: 咦~????那是怎麼回來的???

黑......黑武士說: 

怎麼說我都是個認馬桶的人....沒有自家的馬桶大便我就大不出來

所以我就用原力把船拖回來了......

 

 

白吃船長: 幹.....莎莉騙我.....莎莉咧~!!!叫她給我過來~!!!

黑......黑武士說: 報告船長....她剛剛回船上去大便了.....

 

 

白吃船長: 幹.....那阿古呢???船回來的他應該也回來了吧....

黑......黑武士說:船長....阿古他.....好像快不行了.....

白吃船長: 幹.....怎麼會這樣??牠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在飛嗎??

 

黑......黑武士說: 船長....牠說他飛到了第4天就沒力了....我們看牠好像在飛....

其實牠只是被風吹得像放風箏一樣飛在天上=  =

 

這時臭頭小吳捧著奄奄一息的阿古走過來說: 船長....我想牠真的不行了....

 

鸚鵡阿古用最後一口氣說道: 船長...對不起.....我先走一步了.......

 

 

白吃船長大叫: 阿古~!!!怎麼會這樣~!!!你不能離開我啊~~~!!

 

 

 

啊~~~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啊~~~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啊~~~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啊~~~!!

 

 

船長的叫聲就這樣迴蕩在偉大的航道上.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啊~~~!!啊~~~!!啊~~~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現在的水平線

 


 

 

在夕陽的照射下

船員的影子在甲板上變得很長...很長....

 

 

白目大副: 船長....現在呢??

白吃船長: 等吧.....

白目大副: 船長....要等多久???

白吃船長: 就等吧....

 

 

白目大副: ....船長....

白吃船長: 等吧..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白目大副: 船長...我知道你很想試試看黑貓是不是真的很快就能把貨送到

我也知道你把收貨地址寫:【華麗香草烤布丁號】

 

白吃船長: 嗯...等吧....

 

 

白目大副: 但是船長....你這樣跑給人家追是想要人家什麼時候送得到啦~!!!!

 

 

白吃船長: 嗯....等吧....你覺得他們會不會像送PIZZA一樣太久沒送到就免錢啊??

 

 

白目大副: 船長...運費你在店裡的櫃台就結了吧....

 

白吃船長: 好像也是...這樣實驗也沒義意了.....停下來等他們吧....

 

 

 

 


 

三十分鐘後的水平線

 


 

 

一個包過裹送到了船長手上

白吃船長用力搖了搖包裹確定裡面有東西後快速的拆開包裹

船員像都拉長了脖子想看包裹裡的東西

 

 

 

 

 

然後船長從包裹裡倒出一隻鸚鵡

 

 

一隻正在大便的鸚鵡

 

 

 


全體船員歡呼大叫~!!!!

 

 

白吃船長: 阿古~!!!!我就知道你命硬~!!!!就算斷了氣,總有一天也會活過來~!!!

白目大副: 對啊....好險船長那時小氣,不願多花錢用冷凍配送....我還跟他說屍體用冷凍比較衛生咧~!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鸚鵡阿古說: 唉.....好險我不像你們是會認馬桶的人.....

吉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